母亲的教导
2015-09-23 09:16:42
  • 0
  • 8
  • 15
  • 0

家母病逝于2004年,明天是她的忌日。

母亲生在又黑又暗的旧社会(中华民国),只在“新社会”上过识字班。只可惜,扫盲班并没有把她老人家扫出文盲之列。看到当下涌现出一个个“长在红旗下”“扶不起的老人”,我总能想起我的母亲和从中华民国过来的爷爷奶奶,他们决不可能是这样的为人。有网友经典评论说:不是中国老人变坏了,是中国坏人变老了。

现在,回忆起母亲对我的教导,对我母亲的人格人品会更加清晰。

1.“如果没有爷爷奶奶,怎么有你们?”

母亲孝敬外婆(我从没见过我外公),同时也孝敬我奶奶,几乎没有什么分别。我看到奶奶对别的孙子有偏心,不情愿把母亲吩咐我的吃物端给奶奶吃,母亲对我只说了一句话:“如果没有爷爷奶奶,怎么有你们?”,深深打动了我幼小的心灵。后来,我知道有“鸦有反哺之义,羊有跪乳之恩”的古训。

2.“打骂公婆,头等大罪”

母亲从来没有和父亲红过脸,至少我从来没有看到过,更没听到我母亲私下里说过父亲什么坏话,倒是母亲经常说“打骂公婆,头等大罪”。

看看当下的中国婆婆,已经被中国媳妇“翻身得解放”了,人伦尽失。

3.“卖雏鸭的怎么还没来?

在我儿时的故乡河南,卖小鸭的春季赊帐出售,第二年春季来收帐,如果是母鸭就收钱,是公鸭就收钱。往往卖小鸭的和买小鸭的根本就不认识。买小鸭的只报个名字,卖小鸭的记下名字,收帐时根据各人自报的名单来收钱。

有一次,卖给我我母亲雏鸭的人第二年春季该来收帐时,却没来,我母亲直着急“卖雏鸭的怎么还没来?是死了还是忘记了?,我母亲连续为这事念叨了好几年,也没等到卖雏鸭人出现。

对比一下当下的社会信誉,谁也赊欠素不相识人的东西长达一年时间?欠了别人的帐心安理得的“老赖”不是大有人在吗?

4.“谁变蝎子,谁蜇人”

看到村里的干部走马灯地换来换去,一个个都是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恶霸掌权,母亲感叹说“谁变蝎子,谁蜇人”。

“官有十条道,九条民不知”。中国人太“不懂政治”了,总盼望中国官员一代会比一代好,事实是“黄鼠狼下仔--------一窝不如一窝”。正应了我母亲“谁变蝎子,谁蜇人”的话。官员的(人的罪恶)本性不改,苛政不变,中国人民的境况如何能好起来呢?

5.“要饭的要不穷,老鼠吃不穷”

儿时,我曾一度对讨饭的乞丐缺少同情心,来到门口也不情愿给他们东西。母亲经常说“要饭的要不穷,老鼠吃不穷”

现在我才知道,《圣经》教导我们说:怜悯贫穷,就是借给耶和华(上帝)。他的善行,耶和华必偿还【箴19:17】。

6.“猫狗是哑巴牲口”

儿时,家里养过不少猫狗,我是主要的饲养员。当它们惹我生气时,免不了要动手“修理”它们,母亲总提醒我说“猫狗是哑巴牲口,不要和它们一样(计较)”。

7.“吃菜长头发”

儿时,我曾一度不爱吃疏菜,母亲“你姐姐们的头发比你长,是因为她们爱吃菜”,所以我就喜欢上的吃菜。母亲这样一句“善意的谎言”,居然让我一生爱上了疏菜,当然后来又爱上了疏菜的近亲-----水果。

8.“没人买东西,卖东西的不就要饿掉大牙吗?”

我从小和母亲学会了艰苦朴素,不爱买不实用的,更不敢买昂贵的东西(当然是相对我的收入昂贵)。

十数年前,妻子花60元买了一只沙皮狗毛绒玩具,我心疼得直唠叨。母亲在一旁开导我说“没人买东西,卖东西的不就要饿掉大牙吗?”

一句话,让妻子也解了围,我也如释重负。

9.“不能看电影”

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,她竭力反对我们兄妹七个看电影(当时还不盛行看电视,更没有网络)。

现在想来,母亲说的话是有道理的。儿时看到的电影,多是以仇恨报复歌颂战争为主题的爱国主义“神剧”,的确中毒不浅。当我完全皈依基督之后,才肃清了爱国主义余毒。当下的电影电视剧,虽然爱国主义不再是主题了,诲淫诲盗成了主旋律和主题。尤其是,网络和电子游戏,不知苦害了多少幼小的心灵。

“不从恶人的计谋、不站罪人的道路、不坐亵慢人的座位、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、昼夜思想、这人便为有福。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、按时候结果子、叶子也不枯干.凡他所作的、尽都顺利。”(圣经  11-3

谨以此文怀念家母在天国安息主怀11周年。

 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